第三版 封麵
正文
適當的放棄也許是最好的獲得

職場隨感      南江 馨 語

       談抉擇,是個很讓人頭疼的選擇題。由古至今,社會女性一直是個很堅強又艱難的角色。在沒有家庭束縛之前,她們和大多數男性一樣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挑戰著自己喜歡或者不喜歡的工作,嚐試經營自己美好的生活。從出生到長大到讀書到成才,她們也和大多數男性一樣,那些獨立、自信甚至飽有天賦的女性,有著比男人還強大的野心,她們奮戰,考研攻博,她們也是社會上的佼佼者。

       30歲之前的人生,是她們自己的。

       而30歲後的人生,是她們所愛的老公、孩子、家庭的。

       在工作和孩子的選項麵前,從來不是工作重要還是孩子重要的問題,因為對於十月分娩的媽媽來說,工作無疑隻是幸福生活的承載點、支撐點,而孩子則是心頭上的一塊肉。但對於現在超一半的女性媽媽來說,在權衡陪伴孩子和經濟大關前,是個很痛苦的選項。貧窮使人“心誌萎縮”。剛出社會的大學生,在職場打混了兩年半,很快在該結婚的年紀,也理想地找到心目中的“愛情”,麵包並不缺乏,在單身兩個人的已婚生活裏,暫時沒有房貸、車貸的壓力,每個月還能有一點富餘資金存點小款,一年安排1-2次的國內旅遊。簡簡單單,兩人一屋,朝九晚五、三餐四季。人生的重要轉折點是有了可愛的寶寶,但孩子還沒出生,卻已然在煩惱未來。對於女性來說,有的認為,孩子的童年是最寶貴的,父母的陪伴是最關鍵的,我們也看過很多留守兒童,在爺爺奶奶的教育下,雖然衣食無憂,但卻疏離了父母,回來兩相見,孩子卻隻想找爺爺奶奶。而對於北漂的人來說,為了給孩子更好的生活,不敢輕易離職,而把孩子放在身邊,卻又怕疏離家鄉,成了離了根的寶。男性的歸所相對比較自由,他們是家庭的支柱,毫無顧忌也理所應當地該去奮鬥,不用因為屬地在哪而糾結。而女性,在選擇了娃娃,又沒有老人搭把手的情況下,在生產後至少1-2年的時間裏,隻能承擔起全職媽媽的責任,每天的生活就是圍繞著孩子。在經濟富餘的條件下,也許,可以安心地麵臨失業,但在經濟並不富餘的情況下,卻也要擔心另一半的收入能否滿足全家的生活所需。再不論經濟條件,反思自己前半生努力的歲月,放棄自由的工作和高薪,生活隻剩下財米油鹽和孩子,漸漸遠離了生活的圈子,那種孤獨和落寞,也許隻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體會。

       所以,不少產後抑鬱的媽媽,在飽受身心雙重抉擇的折磨,放棄工作和對象,全職陪伴小孩,或者放棄培育小孩,遠在他鄉奮鬥隻為五鬥米,我們也不難體會到那些容易因為產後落差而走上抑鬱的女性的心情了。所以,我們也會反思,社會始終對於女性的要求太多太多,那我們究竟要如何權衡家庭和工作。

       身邊的家人,會說一切為了孩子,朋友會說,有了孩子千萬不要放棄工作和圈子,但在分身乏術的情況下,抉擇確實很難。生活需要平衡,有時候,我們也不得不自私地為自己,卻也不得不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因素”去“放棄自己”。

       所以,我們最終也會在找不到答案的時候,安慰自己,船到橋頭自然直。在抉擇麵前,也許,在我們糾結的事情,內心就已然有了答案。如何權衡工作和家庭,這是個解不開的難題,我們能做好的無疑是扮演好工作和家庭的角色,擁有積極樂觀的心態去迎難而上,生活也許很難,抉擇也許很困難,但想到最終都是為了去更好地經營一個小家,也許適當的放棄也是最好的獲得。